Be Quiet

空腹感和身上寝汗的黏腻争斗了一下,他最后还是决定去冲个澡。

但当他赤身裸体站在打开的花洒下面时,强烈的违和感袭击了他。

他没有听到水声。实际上因为他的脑袋时不时嗡嗡作响,他的世界也不算是寂静无声。但是仔细想想,除了这些嗡嗡作响的杂音,他连拉开浴室门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莫里森快速地冲了一个澡,没有水流的沙沙声让他很不习惯。

他一边用毛巾擦着他的满头白发,一边向安吉拉的终端发送信息。

“安吉拉,你把我医聋了。”

一向回复及时的老友这次似乎没看到他的讯息。他回想起之前在名单上看到的同行的法拉,决定不去打扰老友的第二春。

“你欠我一杯酒,不回复当你答应了。”

 

莫里森相信安吉拉有办法治疗他的情况,但是在这之前他和这该死的寂静“和平共处”。干脆就这样待在房间里算了,但是空腹感驱使着他去寻找食物来填满这蠕动的——或许正在咕咕作响的——空荡荡的胃袋。

他穿上一件轻便的衣服,思考了一下,带上了他的战术目镜和脉冲步枪,当然,装着子弹和生物立场的带子也被他别在了腰上。他没有戴他的面罩,那会阻碍他的嗅觉。失去听觉让他得更加谨慎,在这个危险的时代,没有哪里是绝对安全的,哪怕是在守望先锋的基地里。

去寻找一个同伴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他听力的缺失。但是士兵76是一匹孤狼,他听从安吉拉的建议来到这个基地已经有些超过了。

士兵76就这样全副武装地向食堂进发,但他在半路就被卢西奥撞了个满怀。

该死,要是他能听得见这个巴西小子轮滑鞋的声音,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脏辫糊一脸了。

他出声喝止在解释着什么的卢西奥:“别吵了小鬼,我聋了。”

卢西奥愣了一下,从身上摸出便签和笔,他从正面画满数字和五线谱的便签后面撕下一张空白的纸,在上面用圆珠笔飞快的写下。

“很抱歉撞到了你,长官。”他给莫里森看过后又继续写了起来。

巴西人浓郁的香水味里混进了一丝他所熟悉的味道,或许是饥饿让他的嗅觉变得更加灵敏了,他一把捞过还在写着什么的卢西奥,朝着阴影里正要显形的身影就是一发螺旋飞弹。

死神迅速转化成黑色的烟气,任飞弹穿过身体在身后的墙上炸裂,四溅的弹片再一次穿过他的残影。

“去叫人。”莫里森将卢西奥推进他来时的走廊,手中的脉冲步枪一直指着莱耶斯飘忽不定的身影。

“......”莱耶斯一定是说了一些会激怒他的话,那张喷着烟气的面具随着死神的肩膀一起抖动着,带着尖锐护甲的手臂在往胸前一摆,做出一个挑衅的动作。这一切落在在莫里森的眼中就是一出精彩的哑剧。

他捧场地大笑出声,换来莱耶斯迎面一发散弹。前守望先锋指挥官向侧面跃开,轻松躲避这发他的前搭档送给他的见面礼——虽然对方似乎也没指望能打中——但是他没打算告诉对方他听力的缺失,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他们试探性地对射了几个回合,地上已经有好几把莱耶斯扔掉的地狱火了,莫里森在一次躲闪中差点就踩到其中一把,他趔趄一下,咒骂了一声。

死神抓住这个机会用尖锐的护手卡住士兵的喉咙,将他按在墙上,冰冷的身躯和墙面固定住莫里森的身体。他朝他大吼着什么,从面具里冒出的烟多得莫里森都以为莱耶斯的脸着火了。

“我听不见,加比。”喉咙被压制得难受,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声音如何,但绝不会是清晰洪亮。他只看到死神眼里的光暗了又暗,手上的力道却有增无减。

和着我刚刚是错过了他的世纪大告白吗?这么大火气。士兵76在缺氧的痛苦中苦笑着,他的几次挣扎都被对方死死压制,脉冲步枪也在刚刚的冲击中掉落至现在的他够不到的地方。他沿着莱耶斯的胸口摸索着,想从对方的怀里摸出一把不知藏在哪里但是数量惊人的霰弹枪来扭转局势。

在他成功之前,对方忽然向后退去。

钢铁狮子在穿过莱耶斯之前停下了冲锋,转而为他架起一面坚实的护盾,卢西奥蹬着滑轮紧随其后。他飞快地捡起脉冲步枪,然后结结实实地咳嗽了几声,想将窒息的不快感咳出肺外。

三对一。加布里尔·莱耶斯没有一丝胜算。

哪怕通风管道里忽然冒出一个爆炸轮胎也不会对战局造成太大的影响。铁质的护栏和爆炸的冲击都被莱恩哈德高举的护盾所吸收,士兵76也没有像卢西奥一样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吸引注意力,他的枪口和视线时刻紧盯着死神。

地板开始震动,虽然听不见温斯顿野性的咆哮,但是他知道这只平日里有些腼腆的猩猩正暴怒着接近这里。莱耶斯似乎也明白,他按住耳麦说了什么,便化作了一团亡灵从通风管道离开了。

他们与温斯顿和查莉娅顺利会和。黑爪已经撤退,莱耶斯还带走了被查莉娅打晕扔在走廊里的狂鼠,强壮的女战士对此十分自责,尽管这不是她的错。

虽然不知道黑爪此次袭击的目的,但是温斯顿在终端前忙忙碌碌,都没有发现数据被复制或是盗取的痕迹,重要的武器也都完好无损,甚至是物资都没有被毁坏。驻守基地的战士们也大多数都平安无事,大部分人的伤都不重,卢西奥正用他的治愈音效治愈着他们。那些受伤较重的伤员被卢西奥用强力的治愈音效控制着伤情,但是进一步的处理还要等从战场上回来的齐格勒博士来进行才行。

莫里森的听觉也在音乐疗法下稍微有所改善,虽然还听不太清楚,但他现在可以听到其他人的交谈了。

“莉娜————”终端前的温斯顿忽然发出一声称得上凄厉的叫喊,仿佛他刚刚揭开罩在猎空身上雪白的尸布。

NORMAL END 片面的胜利

————————————————————————

恭喜NE~撒花

你让莫里森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自己聋了呢0w0

你是接触不到另一个重要事实的,你需要更信赖你的伙伴啊!

加油加油!!!

Again>>>

评论(3)

热度(48)